pc蛋蛋开奖结果今天
當前位置:首頁 > 魅力武夷>
我不是大王,你不是玉女
2019-01-16 10:36:46??來源:武夷山新聞網  責任編輯:王俊杰  

民國學者劉申叔對南北差異感同身受,曾感慨道:“南方之地,水勢浩洋,民生其間,多尚虛無。”在他看來,南方水流縱橫,山色清華,氣候溫潤,在這種環境下,人的性情多柔婉、細膩。


劉申叔又說“北方之地,土厚水深,民生其間,多尚實際。”按照這個看法,“南男北女”的邂逅,似乎注定是一場愛恨情仇的“孽緣”。


遇到她之前,他完全無法想象世間還有人會如她這般隨心所欲地存活于世。


她是一家外企高管,地道的北方女,留學海外數年,養成了非常直接簡單的性格。


她直來直去,心有所想,會完全顯示在臉上,毫不遮掩,完全不顧及任何外在桎梏,活得如山澗中滂沱而出的一股清泉,飛流直下,沖破山石跌宕阻礙,一路拼殺向前。


她的自在隨性令他震驚,也深深吸引了他。


他祖輩定居閩越之地,生活就如同崇溪河水一樣舒緩安靜:每天按部就班工作,吃飯,讀書,與友人喝茶,閑暇時去大王峰下侍弄一塊小茶園。


對于這般恬淡無為的日子,他習以為常,性格也如閩越山水一般隱忍細膩。沒有大喜大悲,恪守著一切本該的、注定的職責和本分。


直到那一日,朋友帶她來買茶。他和以往一樣,煮水捧盞,泡茶待客。


作為一個自幼浸淫在山水茶園的武夷山人,他看得出來,她對茶的喜愛是發自內心的;她對武夷山的喜歡,更是真誠的。


人總是為遇著相似的同類而欣喜。看著她的笑臉,不善言談的他也很開心,慷慨地拿出當年的新茶饋贈。


她沒有絲毫客套,開心地收下,仿佛那本來就是她的。一泡茶從濃烈到寡淡,他們的話題也遍及了那些曾經涉足武夷山的故人。


從陸游的“少讀封禪書,始知武夷君”、到討論朱熹的教育理念,再到感慨白衣卿相柳永的“六六真游洞,三三物外天。”


徐渭說:“遙知武夷曲,只在亂峰西。”就在一閃念之間,片刻飲茶言歡的相聚時光,對他而言忽然成了折磨。


“相對伊人坐,無處訴衷腸。”


她毫無忌憚的笑聲在茶園回蕩,也笑亂了他的心。他突然有了個瘋狂的念頭,想和她一起生活,在鄉下找一處清凈的房子,種茶,養雞,喝茶,寫詩,與武夷山水為鄰,與清風明月為伴,恬淡度過余生。


在她離開的前夜,他反復斟酌了很久,終于鼓起勇氣,用毛筆寫信,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她。


結果與他擔憂的一模一樣。她毫不遮掩的哈哈大笑,拒絕了這個在她看來很不現實的虛無提議。且不說世居北方的她根本忍受不了南方的潮濕黏膩,更重要的是她屬于紅紅火火的名利場中人,腳踩紅舞鞋風馳電掣,早已離不開繁華都市的喧囂和誘惑,完全沒有停下來偏居一隅的念頭。


在她看來,他安靜刻板,如大王峰一樣扎根在武夷山,堅如磐石,挪動一寸就會瓦解粉碎。而她卻不是玉女,不可能在九曲溪的淙淙流水間默默陪他到天荒地老。


她說:我不愿留給你任何虛幻的念想。這些年我去過很多地方,都是只此一回,絕不重蹈。我也見過很多人,一生只見一次。若是處處留情,恐怕也輪不到你。我們此生能夠在這武夷山水之間喝杯茶,笑談一回,足矣!


一杯殘茶余溫涼,南鶴北雁各自歸。


她走了。飛揚的笑聲隨她的離去而消逝,丟下他孤獨地在煙雨蒙蒙的武夷山里陷入長久的苦惱。


別后不知君遠近,觸目凄涼多少悶。漸行漸遠漸無書,水闊魚沉何處問。


夜深風竹敲秋韻。萬葉千聲皆是恨。故欹單枕夢中尋,夢又不成燈又燼。


接下來的日子里,他食不甘味,敷衍人事,完全沒了頭緒。


“多情自古傷離別,更那堪冷落清秋節。”更令他無奈的是,他心中的烈火沒有被她的拒絕湮滅,反倒更加熾熱。


他拉不回她,又不能隨她而去:他舍不下溫潤的武夷山,放不下那一壟翠綠的茶園。


時光在無奈中一天天度過,他在大王峰下日日等待,等待她再次到來。他總是莫名執拗地相信,她總會來的。


一年又一年,春茶發了新芽,新茶烘焙出爐,帶著武夷山巔的云霧芬芳,也帶著他的心意,寄到了她的案頭。


她收下茶,也只是淡淡道一聲謝,再無多言。


……


一晃十年過去。她一直沒有再來武夷山,他一直在茶園等待。


起初,他在等待她的再次到來;


后來,他等待的是一個縹緲的心愿;


再后來,他的等待已經成了習慣。


或者說,他已經搞不清自己究竟在等什么?他只是習慣在茶園里發呆,在溪邊靜坐,設想此刻的她在做什么?


更多的時候,他什么也不想,任由時光在自己呆呆的狀態里流逝。


念念不忘,必有回響。一個黃昏,他在崇陽溪邊盤腿靜坐,心里什么都在想,又什么都沒有想。忽然,一個人影飄到近前,一言不發,只是安靜地與他相對而坐。


她終于來了!


多年超負荷工作,她得了一場大病。直到躺在病床上,她才突然意識到似乎有什么事情不對勁。


她所供職的公司是一家上百年的奢侈品老店。在她之前,沒有她,那家公司蓬勃發展;在她之后,也沒有她,公司也不會倒閉。


所以她的存在,真的就那么重要嗎?


幾乎是在一念之間,她頓悟了。稍稍病愈,她便迫不及待地辭掉了工作,再次來到武夷山。


“是處紅衰翠減,苒苒物華休。”惟有武夷水,與君常相伴。


他沒有驚喜,因為早知道她終究會來。他說:我不是大王,你也不是玉女,所以我們之間沒有任何障礙,可以攜手山間,一起采茶種菜。


她笑了:你得陪我看巖頂的晨霧,聽山澗的流水,教我認識那些名目繁多、品種多到數不清的武夷山巖茶……


他也笑:我們可以做很多事。


茶園斜壟荷鋤歸,窗下聽雨品光餅。醉里簪花倒著冠,秉燭夜聊話朱子。


武夷山大概就是這樣一個多情的地方,武夷山人大概就是這樣一個多情的族群。


這里山水婉轉,人情厚重,讓你流連忘返,讓你不得不再來,又來,直到為它停留……(煙子)

相關閱讀
    [更多]武夷資訊
    [更多]專題報道
    [更多]一帶一路
    [更多]清新武夷
    [更多]魅力武夷
    pc蛋蛋开奖结果今天 七位数的开奖结果查询 老时时app下载 11选5安徽走势 双色球及时更新走势图 体彩比赛结束多久兑奖 下载棋牌下载棋牌送38元现金 11选5怎么赚钱 飞艇是正规彩票吗 江苏时时玩法规则 麻将最新技术